建在保留地 24小时操作 洋灰厂轰轰声扰人清梦

建在保留地 24小时操作 洋灰厂轰轰声扰人清梦

余保凭洋灰厂24小时不打烊,机器操作发出轰轰响声,灰尘满天飞,令附近的居民饱受噪音及空气污染!有关洋灰厂设在增江南区淡巴汉泗岩沫路,一块保留作为吉隆坡市政厅综合发展计划的地段上。

据知,该地原为长屋区,在18个月前被征用,当地居民被逼搬迁,岂料综合发展计划没落实却在3个月前建起了洋灰厂。

居民投诉,洋灰厂不分昼夜操作,凌晨时分还传来机器响,终日洋灰与沙尘弥漫,以致泗岩沫路地区超过50户居民受到影响,尤其住在洋灰厂对面的居民首当其冲,他们甚至不敢打开门,加上孩子因此经常哭闹,生活作息大受影响。

洋灰沙尘弥漫

有者指出,洋灰罗里不停出入,构成交通安全威胁,重型车辆碾压马路造成龟裂。

居民今早向甲洞社区服务中心主任余保凭反映上述问题,要求市政厅下令停止工厂的运作。

余保凭指出,增江南区淡巴汉社区发展协会与他联署信函,于本月25日投书给联邦直辖区部长拿督斯里东姑安南,要求后者介入处理,勿包庇该洋灰厂。

他也已发短讯给市政局执行总监莫哈末纳吉和依布拉欣,询问市政厅是否批准设立洋灰厂。

“如果东姑安南和市政厅不处理,不排除会再率领居民召开大型示威行动或向反贪污委员会投报。”

他也亲自接洽洋灰厂的负责经理,据他了解,该厂是属于其中一家发展商集团的公司。

建在保留地 24小时操作 洋灰厂轰轰声扰人清梦

罗里出入洋灰厂经常造成沙尘满天飞。

质疑工厂水电供来源余保凭促国能雪水供调查

余保凭说,洋灰厂设立发展综合发展计划保留地段上,而且24小时运作,十分不合理;他也质疑洋灰厂抽取地下水作为生产用途,同时质疑厂房的水电供来源。

“抽取地下水或会影响区内的地质,造成地面龟裂,危及住在附近的居民;至于水电供应,我会通知国能与雪州水供公司,以便展开调查。

他补充,虽然泗岩沫一带的居民接获搬迁通知,但目前仍有居民居住,厂房造成的种种环境问题已影响他们的生活。

增江南区淡巴汉社区发展协会副主席温耀斌:疑积水致蚊症病例增

自从工厂运作以来,增江南区淡巴汉到处都是灰尘,罗里出入经过的路面,沿途落下斑斑洋灰,沙尘滚滚。

近日来当地的骨痛热症病例有所增加,相信与洋灰厂范围积水有关。

梁玮倚:紧闭大门避尘

我住在洋灰厂附近的厂房,该厂每天才停工2小时,使得孩子们在晚上都无法入睡。

我每天都被迫关起大门避开灰尘。

建在保留地 24小时操作 洋灰厂轰轰声扰人清梦

余保凭展示路面的裂缝,相信是重型车辆频密出入所致。

居民:住宅被征用发展商拖欠津贴

居民邱忠良说,居民住宅被征用发展,原本发展商承诺提供居民每月700令吉津贴,惟本月应得的款项却一再拖延。

他住在增江南区淡巴汉F期,于5月15日已签署同意文件,不过市政厅和发展商只是签名而没盖章。

他说,F期有107户居民,签字搬走后,他一家五口却无处落脚,只能在附近租房间栖身,每月租金500令吉,惟本月应得到的津贴款项却一再被发展商拖延。

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